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猎虎老人的传说

猎虎老人的传说

2013-09-12 19:00:16来源于:妈卡爸卡儿歌网  我要挑错 我要收藏

    在山高林密,野兽出没的地方,常常流传着关于出色猎手的故事,这里说的,就是一个古老的、世代相传的故事。

    像一切古老的童话开头常说的话一样: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没有枪,没有炮,人们和野兽搏斗,全凭一些简陋的武器,例如:刀、叉、弓箭之类,碰到凶猛、狡猾的野兽,人们有时就要吃亏了。

    在一个大山绵亘、到处都是森林和草莽的小县里,那些日子,人心惶惶,大家都在谈论着关于老虎吃人的事情。原来,虎患在这个地方突然严重起来了,时常有人被一只凶猛而又狡猾的老虎吃掉。送殡的行列在大路上哭哭啼啼地走过,那些披麻带孝的,失去亲人的大人、孩子,哭声非常悲哀和凄厉,因为他们的亲人死得太惨了,棺木里装的,常常不是完整的尸体,有的仅仅是一个头颅和一只胳膊,有的仅仅是半边身体。那大抵是老虎吃剩,人们在荒山或者溪涧旁边捡回来的。

    东村传出这样的消息:“一个樵夫上山去砍柴,一去就没回来,隔天大家打锣去寻尸,在一块大石头下找到尸体,已经只剩小半边了。他的老婆哭得要去跳井,大家劝着拖着,她才没有往死路上走。”

    西村传出这样的消息:“一个裁缝的老婆,大清早到山涧去挑水,谁知给老虎咬死在涧边了。用门板抬回来的时候,面目已经模糊不清,那是给老虎拖着走了好一段路,大腿也给吃去了。”

    南村传出这样的消息:“村里打更的老头,夜里提着竹筒打更,忽然有件什么东西搭在他的肩膀上,他以为是什么熟人和他开玩笑,用手想拨开,谁知,咔的一声,臂膀就给老虎咬掉了,他痛得打滚,刚巧路边有个池塘,他跌了下去,池水都染红了,幸得没有死。”

    北村传出这样的消息:“我们那里更加不得了,老虎常常窜到村边来吃人,晚上天刚入黑,大家就不敢出门了。一早起来,在村边还常常可以看到老虎粪,虎粪很容易辨认,里面常夹有野兽的毛,有时还有人的头发。村里已经给咬死六个人了。其中有一个还是猎户。”

    这样的消息越传越多。县里组织了打猎队,但老虎没有打到,猎人又死了几个。遇害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有五六十人给咬死了。各地人心更加慌乱,有些人甚至搬家远走,晾着孩子尿布屎裙的牛车拖着一户一户人家,辘辘地驰过驿道。

    受害最严重的北村,大家除害的心情更加急切。村长召集大家商议,决定集资悬赏寻访打虎的好汉,来为百姓除害。各村听到这个消息,也表示赞同,他们都积极赞助,准备给能够打死老虎的英雄一笔奖赏。

    一个机灵的青年被派去寻找卓越的猎户,他走着走着,一直到了邻县。

    邻县的人听说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那么严重的虎患,都很吃惊。他们告诉青年说:“我们这里山也很多,从前老虎也常常吃人,但是近二三十年好了。我们这里出了个张打虎,老虎都给他除尽了,他什么野兽都打,但是特别拿手的是打虎。什么几百斤的老虎,见到他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你去找他好了。”

    机灵的的青年问道:“张打虎的本名叫什么呢?’’人们说:“他是有个本名的。但是因为他擅长打老虎,大家叫他‘张打虎’,本名倒渐渐不见人提起了。”机灵青年询问张打虎住在什么地方,人们告诉他说住在清风村,并说门口有两株高高的柏树就是张打虎家的标志。

    青年按地址前往寻访,果然在清风村旁看到一座屋子,门口有两株高耸的柏树。

    青年去敲门了,门打开时,他看到来应门的是一个瘦小的老头,他的头发日经斑白,有点驼背。他手里正拿着一把斧头,斧锋淌着水滴,看出他原来正在磨斧。庭院里的磨刀石旁放着一个水桶。

    青年疑惑了,眼前这个人会是个打虎能手吗?说不定一阵猛烈的风,也可以把他刮倒呢!

    “你找什么人呢?”

    “我找一位姓张的。i

    “小姓张,你找我有什么事呢?”老人说。

    “请问,你也会打猎吗?”

    老人笑了,他说:“你看,我像个打猎的人吗?打猎的都是威风凛凛、虎背熊腰的人,像我,一只小山猪也能把我掀倒,我怎么会打猎呢?”

    青年再三打量了老人,沉吟道:“大概是我弄错地方了,对不起,打扰了。”

    他退了出来,老人谦和地点点头,把门掩上了。

    “我一定找错地方了,张打虎该在另一家。”

    于是他再向邻近的人们询问,邻人笑道:“张打虎就是门前有两株大柏树的那一家呀!哪里还有第二家!”

    青年思索、沉吟了好一会,好像领悟到什么,于是,又第二次去敲老人的门了。

    干瘦、驼背的老头又来应门,手里仍然拿着斧头,斧头仍然正在淌着水滴。显然他正在继续磨斧。

    “你又来了,你想找谁呢?”老人问道。

    “我找张打虎老伯,请问你是张打虎老伯吗?”

    “你找他有什么事呢?”

    “一定得请你老人家多多帮助才好!我们那里老虎非常猖獗,已经有好几十个人给老虎咬死吃掉了,村里是特地派我来访寻打虎的高手的。”

    “那么,就请到后院里坐坐吧!”老人说。

    老人放下手里的斧头,领青年穿过堂屋,进入后园。这后园的景象使青年吃了一惊,那里晾着三张新鲜的虎皮,一箩筐的虎骨,还有一畚箕石头不像石头,果子不像果子的东西。青年问道:

    “请问这是什么?”

 



上一篇:宝缸 下一篇:菊二娘 妈卡爸卡儿歌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