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济公活佛斗蛐蛐儿

济公活佛斗蛐蛐儿

2013-09-12 19:01:25来源于:妈卡爸卡儿歌网  我要挑错 我要收藏

    有一天,济公正站在西湖旁边的一棵大柳树下,手摇破蒲扇,观看西湖风景。时值重阳,金风送爽,湖水涟漪,柳枝拂面,湖光山色,好不宜人。济公正看得高兴,忽见不远处走来一个人,在离柳树不远的地方站住了。由于他低着头,根本没往这边看,所以没发现柳树下的济公。济公对他却看得分明。

    只见这个人三十上下,手艺人打扮,两眼哭得通红,对着湖水发呆,看样子就要跳水自尽。济公看在眼里,心想,不知这位青年为何寻死,我得设法救他一救,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打定主意,便快步向那人跟前走去。

    那人见有人来,急忙掀起衣襟蒙面,就要往湖里跳,说时迟那时快,济公一个箭步,冲到那人跟前,一把将他拉住。

    "咳!有什么事儿过不去,要寻此短见?"

    别拉我,让我死吧,活着也是受罪。"那人说着,还挣扎着要往湖里跳。

    "有什么难处说说看,或许我能够帮你。"济公边拉边劝道。

    投水人望望这个和尚,见他虽然破衣褴衫,但满脸慈祥,特别是那双眼睛,给人一种希望和力量。投水人叹了口气,说:

    "师父,不管你能不能救我,我把苦处告诉你,就是死,也有一个见证人。"于是便一五一十地向济公诉说起来。

    原来,这个人姓张,人称"张木匠",在杭州城里的一个官宦人家里做工。这家的公子,外号叫"花花太岁",是个游手好闲,欺男霸女的恶棍。这天,花花太岁正在花厅外斗蛐蛐儿玩,干完活的张木匠,站在人群后面观看,随口说了一声"好",正巧花花太岁心爱的"金头大王"(蛐蛐)这时一跳,跳进了花丛里,半天也没找回来。花花太岁大怒,硬说他的宝贝,是张木匠给吓跑的,要他三天之内,赔他一千两银子,不然就打死他。

    张木匠是个穷手艺人,家里上有多病老母,下有妻子儿女,连饭都饥一顿饱一顿的,上哪去弄这一千两银子?今天是最后期限,只得瞒着老母妻儿,来这湖边寻死。

    济公一听,哈哈大笑:"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我替你还他就是了!"说着,拉起张木匠便走。

    走着走着,忽然从路边的草丛里传出几声"区区区"的叫声,济公猫着腰蹲下身子,在草丛里摸了摸,随手捉到一只蛐蛐儿,用嘴吹了吹气,捧在手里,左看右看,就像欣赏一个宝贝似的,脸上露出喜色。张木匠也凑上去观瞧,见是只又瘦又小的蛐蛐儿,不知这个和尚要玩什么把戏,无可奈何地跟着济公,又往前走去。

    济公带着张木匠,来到城里的"三斗楼"。这是杭州最著名的游乐场。因这里是"斗鸡、斗鸟、斗蛐蛐儿"的所在,所以名其楼谓"三斗楼"。只见楼上楼下,人流如潮,热闹非凡。这天是九九重阳,正是"三斗"的最佳时日。他们来到二楼斗蛐蛐儿的大厅,看见花花太岁正用自己的"银头大王"与对方的"铁壳青 ",争夺"状元"。一来一往斗得正酣。只见铁壳青三跳两跳,一口咬住银头大王的右腿,用力一拉,就把银头大王的一条腿,齐刷刷咬掉了下来。

    花花太岁心疼得直跺脚。心想,要是我的金头大王还在,那状元十拿九稳是咱的。一想到这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花花太岁便对他的家人大叫:"那个张木匠的银子送来没有?今天是最后期限,不赔银子,活活打死他!"

    "别嚷嚷,我们来了!"济公拉着张木匠挤了进来。花花太岁一看,来了一个疯和尚,张木匠低着头躲在和尚身后,便圆睁着眼睛,高声大叫:"我叫的是张木匠,你个疯和尚乱搅和什么?"

    "我来替他送银子,怎么样?"济公漫不经心地回答。

    "看你这个熊样,把骨头砸碎了,也挤不出一两银子,你拿什么还我一千两银子?"

    " 别急,我这里有个小东西,是我从南高峰的土庙里捉到的,看它值不值一千两银子?"说着,济公将左手掌伸到花花太岁面前。花花太岁一看,在和尚手心里,蹲着一个呆头呆脑的蛐蛐儿,气得大叫起来:"好个秃驴,你敢耍笑我太岁老爷,想拿这玩艺儿顶一千两银子,真气死我了!来呀,给我打这秃驴!"

    家人一拥而上,正要动手打人。济公哈哈大笑:"有眼不识金香玉,我这蛐蛐儿名叫‘镇山王',什么‘金头'、‘银头'、‘铁壳青',全都不是它的对手,不信你瞧--"说着,用破蒲扇拨了拨那蛐蛐儿,只听它"区区"叫了两声,吓得四周盆子里的蛐蛐儿乱蹦乱跳,而那只断了一条腿的银头大王,听到叫声,一伸那条单腿,一命呜乎了。花花太岁见状,知道这只蛐蛐儿不是凡品,立即陪着笑脸,连忙说:"师父,你这蛐蛐儿果能斗败今天的状元,张木匠的一千两银子,我不要了!"

    "好,一言为定,口说无凭,写下字据,如何?"

    "可以,要是斗不过呢?"

    “斗不过,我替张木匠受死。”

    "好,就这么着!"花花太岁忙命家人拿来纸笔,双方写下了字据。

    人们把今天的状元"铁壳青"和济公的"镇山王",一齐放进盆子里。镇山王呆在盆子边,一动不动,只把两根头须搅来搅去。铁壳青见对方又瘦又小,以为可欺,便张牙舞爪,向镇山王扑来。镇山王没等铁壳青站稳,猛的向前迎去,乘机一口咬住铁壳青的肚皮,两腿一蹬,将铁壳青掀了个仰面朝天,镇山王仍咬住不放,铁壳青乱蹬一气,慢慢地不动了。斗场上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济公收起镇山王,将字据交给张木匠,对花花太岁道一声:"对不起,一千两银子两清了!"说完就要离去。

    花花太岁见济公要走,眼睛都急红了,赶紧拉住济公说:

    "师父,把这蛐蛐儿卖给我吧,我情愿再出一千两银子!"

    济公听后,哈哈大笑:"我一个出家人,要它何用?公子见爱,我就送给你好了!"

    花花太岁对济公千恩万谢,捧着蛐蛐儿回府了。到家后,越想越高兴,连忙命家人编制一个金丝笼子,好把镇山王放进笼子,以示珍贵。待笼子编好,往里放时,镇山王两脚一蹬,"嗖"的一声跳出花厅,三蹦两跳,钻进了花丛里。

    花花太岁急得拍手顿足,忙叫家人去捉。待家人去捉时,早已无影无踪。

    正在发急,忽听花厅的墙脚下,传来了镇山王的叫声。花花太岁忙叫家人往墙缝里灌水,灌了十几桶,镇山王就是不出来,气得花花太岁命家人推倒花厅的那面墙,还是不见踪影。

    忽然又听见镇山王在花厅基石下边叫,花花太岁一狠心,命家人拆掉花厅,翻砖倒瓦,仍然没有捉到镇山王。

    正在气恼,从观月亭下又传来了镇山王的叫声,花花太岁连忙命家人拆亭子。

    亭子刚拆完,从后书房地板下,又传出叫声,于是拆书房;

    拆完书房拆卧室......

    蛐蛐在哪叫,就在哪儿拆,折腾了三天三夜,仍不见镇山王的影子。

    花花太岁耷拉着脑袋,红肿着双眼,躺在藤椅上正要朦胧睡去,忽听门外传来唱歌声:

        稀奇稀奇真稀奇,
        蛐蛐没了让人急;
        为找小虫费心机.
        拆墙倒壁挖地基。
        掘地三尺无踪影,
        看它还能天上去?
        上天入地皆不见。
        太岁欺人反被欺!

    花花太岁听罢歌声,忽然明白了:这是济公在惩罚他这个无赖。他立刻感觉到:浑身发冷手冰凉,躺在那里直翻白眼儿...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