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金水河

金水河

2013-09-12 19:04:09来源于:妈卡爸卡儿歌网  我要挑错 我要收藏

  从前,有个小伙子,他看上了一个大姑娘。

这姑娘生得好,还勤劳善良能干,喜欢她的小伙子可多了。姑娘却只看上了这个叫宝成的小伙子,因为他能干勤劳善良,还长得俊。

这本来是件大好事,可惜姑娘的父母却看不上这小伙子,为什么呢?因为他穷,或者更准确地说,因为他不够富。

宝成的父母早亡,离世时只留下了一间破屋,半丘坡地,一张烂渔网。他身强体壮,头脑也机灵,地里山里河里的活都是一把好手,辛苦了这么些年,也算是积下了些家当。破屋子已经修整到不漏风漏水,还换了门窗,置了些简单的家具,那半丘坡地也给他整治得和平常的良田产量不上下,最后他还靠替人打短工攒钱买了好木板和桐油,自己打了艘人人见了都夸赞的小木船。

按宝成如今这家当和小伙子本身的条件,附近的人家一般都很乐意把女儿嫁给他的。可谁让他看上的是十里八乡最出挑的那个姑娘呢?而且那姑娘的爹是个好财的,一心想找个有钱的女婿。

“想娶我家姑娘?行啊,只要你出得起聘礼。”姑娘的爹这么说,“我家姑娘名字里带个花字,聘礼我们也不要多了,就只要朵金子打的花。”

这花有大有小,如果是扣子大小的梅花什么的,宝成咬咬牙,找亲朋好友帮衬着点,打朵金梅花去下聘也不是做不到。

可你知道这名字里“带个花字”的姑娘全名叫什么?她叫赵荷花!他爹还特地从荷塘里揪了朵荷花过来,摆宝成面前让他瞧仔细。

说亲不成的小伙子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晚饭也吃不下,胡乱喝了些凉水,就倒在床上闷头大睡。可其实哪里睡得着,也就只是闭着眼睛直挺挺躺着,直到快三更天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半梦半醒中,宝成听见一个古怪的声音反复说:“神山下有金子……神山下有金子……”随着这声音,他脑中还出现了一些破碎凌乱的画面。

第二天早上,宝成醒来,坐在床上把梦境反复回忆了好几遍,然后便狠狠一掀被子,起身四下打点准备起来。

夏天天热,正午时分大家都在家歇息,田间河边都不见人影,宝成乘此机会来到河边,把自己的木船推下水,向河的上游划去。

这条河不算深也不算浅,水流还算和缓,附近的乡人个个都是游水好手,大人小孩戏水时横渡到河对岸,摸鱼时潜到河底都算常事。但这河上游有一处拐弯,河道弯曲凸起的地方正挨着大家唤作“神山”的一座小山。这段拐角处当地人称作“荡眼”。荡眼内水深且急,还有暗流漩涡,所有的小孩子都被家人再三叮咛不可靠近,成人也自觉远离那里,大家伙行船的时候到了这里也都会刻意沿着另外一边的河岸划。

可这会儿,宝成却正把船往荡眼里划!

小心地把船撑到心中预想好的位置后,宝成直愣愣地盯着水面呆看了片刻,终究缓缓把船篙下到河底,又把缆绳拴在船篙上,然后深吸一口气,扑通跃入水中。接下来要做的,宝成已经在心里演练过数遍,——小心避开漩涡游到河畔山壁边,找到河道弯曲最深处,狠狠地潜下去,潜下去……

要说水性好,宝成在整个村子里排不了第一也绝对不至于排去第二,饶是这样,他也是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被留在水里再也上不来了。摊在船上呼呼喘气的时候,宝成由衷庆幸今年春夏都雨水少,以至河水比往年都浅。

宝成潜到水里后发生了什么事呢?跟他梦见过的那是一模一样:河底山壁上有一处窄窄的裂缝,刚够挤进去一个人,进去后是一条弯弯绕绕的水道,且水道后段果然水越来越少,快要给憋死了的宝成终于可以吸气了,扑腾着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前走,再往前……就看到金子了。细细的金沙铺撒在水道里,越来越厚的金沙的尽头是一具发着光的金磨。金磨径自缓缓转着,河水流进磨眼里,磨周淌出来的却是细细的金沙。

虽然在梦里已经见过这场景了,宝成看见这金磨时还是忍不住目瞪口呆,几乎怀疑自己又再做梦。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他赶紧把腰上系的袋子解下来,装了一袋金沙,又从水道里游出去,最后努力浮上水面。

宝成带着金荷花去赵家提亲的时候,荷花爹的张口结舌,荷花姑娘的喜上眉梢自不用说,这婚事,终于是定下了。

宝成送完金荷花,欢欢喜喜回家自去准备成亲事宜不提。几天后的夜里,荷花爹睡着后做了个梦,梦里一个古怪的声音反复说“宝成还有金子……宝成还有金子……”醒来后他跟荷花妈一说,原来她也做了一样的梦。这梦反反复复做了几天后,荷花爹就出门去找宝成了。

荷花爹对宝成说:“我辛辛苦苦在田里干了这么多年活,才养大了我家荷花,你要娶她,只一朵金荷花怎么够,我还要一把金锄头,否则婚事就没法成!”

听了这话宝成能怎么办呢?只好又悄悄下到那水道里,潜进去两次,才装够估摸着能打出把金锄头的金沙。

金锄头送出去后,事情还是没有完。过了几天,又有人找上宝成了,这次是荷花妈,她说:“我辛辛苦苦操持家务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顿饭才养大了我家荷花,想娶她,你得送我个金锅,要不然,这婚事我可不答应!”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宝成这次毫不犹豫去取金沙,这次下了三次水才装够金子,他筋疲力尽地倒在船上歇了老半天,才撑船回到岸边。

金锅送过去后,又隔了几天,荷花姑娘自己上门来找宝成,因为她也开始做奇怪的梦了。“不知道她这次来是想要什么。”宝成闷闷地想,开始怀疑自己一心想结成这门亲事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

荷花姑娘把自己的梦,以及拐弯抹角打听来的父母索要金锄头金锅的前因后果详详细细跟宝成说清楚,然后盯着他问:“你哪里这么多金子?这事你不给我说清楚,这婚事我爹娘答应了我也不答应!”

宝成被姑娘的大眼睛直直地望着,几下就把自己做了奇怪的梦,然后撑船去“荡眼”那下到水底里装回金沙的事情全说了。“以后再也不许去了!”荷花姑娘听了他一再冒险的事,立刻斩钉截铁地说,“我爹妈再来要什么你都别答应,我自有办法说服他们。”说完就一甩辫子走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荷花爹妈果然没再来提什么要求,亲事顺顺当当地成了。

成亲后的第二天晚上,宝成问自己媳妇儿,到底是怎么和她爹妈说的。“我对他们说,宝成还有很多金子,你们这么一回要一点的,得要到什么时候去。不如我赶紧嫁过去,等婚事成了,他的金子还不就是我们的金子。”“可我……”宝成听了后说。“我那是哄他们的,”荷花打断他,“现在我都嫁过来了,他们还能怎么样。那地方你不许再去了,险得很,只要人好好的,就凭咱们俩两双手,什么金子银子赚不来!”

荷花媳妇说到做到,她还命令宝成把把定亲时候的他送的,成亲时候她又带过来的那朵金荷花给卖了,买了地和牛。此后小两口的日子和和美美,越过越红火。

神山底下的金磨磨出的金沙越来越多,却再没人去取,慢慢从水道里涌出来,散落在河里。人们看见河里金光点点,都只以为是沙石反射的阳光,于是给河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金水河”。

唤着这河名的人完全想不到河底真有金子。神山也一直找不到水性够好的人来取走山腹中那沉沉的金磨。



网友评论: